冥笛乐队专访

AMP

 
这是一支由一群20来岁的北京年轻人组成的SPEED POWER METAL 乐队,乐队没有提出过任何响亮的口号,也不曾去讲些深奥的哲理,因为成员们已经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作品的创作之中。作为一个听者,你可以忽视这支乐队的其他任何,但决不能忽视他们的作品。他们作品给你带来力量的震撼和冲击是你绝对不能抵抗的。

乐队建于2001年10月,最初组队时只有沈晓鸣和李迪两个人,在第一首作品《勇士传说》的吉他与演唱的部分的遍配完成后,贝司手张磊(弑主)受邀请加入,一同完成了该歌曲的录制工作。该歌曲最终收入MORT唱片发行的地下金属合辑《众神复活2》中。

此后,冥笛的道路继续向前延伸。乐队开始全心投入创作真正带有自己风格的原创作品的创作(《勇士传说》为苏联歌曲《喀秋莎》的改编作品),并不断完善自身。随着张亮(内部腐烂)和另一吉他兼键盘手周格非的加入,使得乐队更加充实,完善,也加快了乐队发展与前进的步伐。

至今乐队仍没有鼓手,所有歌曲的打击乐部分均用鼓机完成。乐队也未参加过任何演出,也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冥笛并不是一支真正的乐队,也许只能算支录音室乐队,但他们的作品却绝不容忽视。


A:AMP
鸣:沈晓鸣
迪:李迪
亮:张亮
 
A:现在旋律性强的金属在国内的势头很猛,你觉得这类金属会成为金属圈里的主流吗?
鸣:旋律性强,自然就会有更多的人能够接受这种风格。可能市场潜力会比其他风格的极端音乐强一些吧。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站出来搞这种东西,也许就能说明一些问题。但在位置上看,所有的风格都应该是平等的,不该有主流非主流之分。

迪:越来越多的朋友开始关注到这方面的音乐了,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它证明了音乐是我们共同的语言,我并不关心它成不成得了主流,只要关注它的人越来越多就行了。


A:你认为力量金属的力量表现在什么地方?还是说这只是一个代名词?
鸣:金属乐的魅力就在于“力量”的表现,可以说力量在POWERMETAL中无处不在,富有战斗性的旋律,鼓舞性的歌词,再配上最有力的大调和声以及粗旷的失真音色,冲劲十足!

迪:金属本身就是力量的化身,它就像一片惊涛骇浪,席卷着你的耳脉,力量金属则是惊涛骇浪上咆哮的飓风,把你带到了骇浪的顶端。<呵呵!有点夸张了!>


A:和国外的力量金属相比咱们差距最大的地方在哪?
鸣:环境与氛围!这两个因素会使国内的金属始终与国外具有一定差距!可以说其他一些问题都是由这两个问题引起的。

亮 :我觉得在于脑子里的东西和他们有一定差距。


A:如果把音乐风格用兵器来形容,你觉得力量金属应该是什么?
鸣:在《勇士传说》里面提到的一种兵器,是什么呢??呵呵去听听就知道了!

亮:就像一块坚硬的钢!


A:你们做的是很纯粹的力量金属吗?
鸣:这我可不敢说,我们不太希望讲求风格,只要能坚持把自己对音乐的认识与看法表现出来就可以了。METAL只是我们用来表达自身想法的一种体现形式, 金属乐给我们带来的是听觉上的冲击,听金属乐会使我们充满力量,也许用POWER METAL更能表现出我们的认识吧,而且在我们的歌曲中也有一定激流的成分,要问我们到底是什么风格,连我们自己都很难说清。

迪:如果想把我们的想法进一步的表达出来,那么应是运用多方面的表达方法,这样做出来的音乐才会更进一步体现出我们的想法。

亮:一个乐队的真正风格很重要吗?我个人觉得差不多就行了,说的那么肯定也没什么意思!


A:现在的冥笛是一支很地下的乐队,那么你们想保持这种状态还是想成为一支职业化乐队?
鸣:音乐一直是我们业余时最大的爱好,几个兴趣一致的朋友凑在一起搞乐队也纯粹是因为对音乐的爱好。对于职业化,我们从未想象过,况且在现在这个大环境里,把乐队职业化,依靠搞乐队、做音乐来生存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音乐仍然会是我们最大的精神追求,我们会坚持做下去!

迪:我们都有各自的工作,但是我们也拥有共同的精神,没有考虑地下或职业化这样的问题,我们做我们想做的,做我们该做的,做好我们想做的,就可以了。

亮:做地下也没什么不好的!当然没有乐队不想靠自己搞的音乐生存,但我觉的国内的METAL圈体系还不健全,慢慢来吧!不能说没有出路我们就不去搞,不去坚持啊!对吧!


A: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创作的?现在一共有几首歌曲?
鸣:正式组队也只是一年前才开始的,之后随着另外几个朋友的加入,到现在成型的歌曲已有3首,还有几首有待于发展。不着急,慢慢来吧!

A:在创作时是先有歌词还是先有音乐?你们认为歌词在整个音乐中的比重占多大?
鸣:基本上还是先有的音乐,但也不能说歌词是后按上去的,我在平时就会有一些积累,到了歌曲音乐部分完成后,只要稍对平时积累的词句加以润色、修整,有必要的话,再对音乐部分稍做调整,整首歌曲基本也就成型了。我也不知道这种方法是否合理可行,可能以后也会尝试其他的创作方式。对于歌词,我认为歌曲中最重要的还是音乐部分,毕竟一首歌,一个作品拿出来听,最能吸引人的首先还得是旋律、和声……然后才是歌词。当然,我并不否认歌词在作品中的重要作用,好的歌词往往可以增强歌曲的思想性,加深立意,也便于人们记住歌曲;而一首歌的歌词写的不好,往往也会对整首歌曲造成负面的影响----这就好比一只蚂蚁坏了一锅汤(哈哈)

A:用鼓机进行创作是不是出于无奈?
鸣:在国内要想找到好的鼓手,这确实是件比较困难的事情。如果乐队演出没有鼓手的话,恐怕演出的效果也会为此大打折扣。还好我们现在还没有考虑要参加演出,因为时机还没有成熟。而在录音的时候,没有鼓手,鼓机就成为了一种很好的替代手段。鼓机也有鼓机的好处,至少它不会在技术上影响音乐的效果。

亮:是很无奈,加个鼓手没什么,但排练就是个问题了!


A:你喜欢喀秋莎这首歌背后的故事吗?拒我所知喀秋莎是苏联在二战期间使用的一种武器的名字。
鸣:呵呵!这个故事是我虚构的!当然,老版的俄罗斯民歌《喀秋莎》无论在旋律和歌词方面都已经给我们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我只是在这基础上,把它改编了!有兴趣的话,你也可以把两个版本的歌词拿来看看,对比一下,还是不太一样的!《勇士传说》同时取用战争和爱情题材,也许你会觉得这个题材土的掉渣,而我却觉得在现在这个时代,人们心中缺少的恰恰就是那种为爱而战、为自己的信仰而奋斗的那种信念。舍命保国不只是一句空谈,保卫国家更是为了保卫自己的家人,保卫爱人,保卫自己的信仰……这首歌歌词想要表达的也就是这个意思。

亮:武器名字?有可能!我是这么想的,他们为了胜利,于是就找来了一群美女,(很美的那种啊!)让她们去色诱敌人,然后在一亡打尽。也可以说是一种武器!啊哈哈!够狠!

***二战期间,苏联红军战士用心爱姑娘的名字去称呼令德军丧胆的火箭炮***

A:你们的灵感从何而来?
鸣:生活。无论是歌词还是旋律,我们的所见、所闻、所感以及身边所发生的一切,都有可能给我们带来灵感。灵感无出不在,哈哈!

迪:各种可以得到灵感的地方,哈哈!


A:在编曲的时候什么是你们最头疼的?
鸣:时间!乐队里每个人平时除了搞乐队,都还有其他的事可忙,上班、上学……挤出时间来,大家能坐在一起编东西的时间真是太宝贵了!这是最让我们头疼的!尽管这样,我们还是要竭尽全力的坚持坐下去,因为这是我们共同的精神追求!

A:从你们的歌曲中不难听出你们很注重音乐的整体效果,在这方面你们是如何把握的?
鸣:注重音乐的整体效果,这是我们非常看中的。也许是出于我们不具备太华丽太炫的技术,歌曲的整体效果,对我们来说就更为重要了。一首歌的雏形出来以后,大家还要凑在一起商量,尽量让歌曲在各方面都能得到最大程度的丰富。每首歌都要经过数十遍的修改和丰富,这也许是我们出作品慢的一大原因吧。

A: 李迪,你在喀秋莎中的Solo很出色!你平时练琴很刻苦吗?除了金属你还喜欢什么?
迪:谢谢,我平时上班,只要一有空闲就会练习,我喜欢一切对我有帮助的事情。

A:恕我直言,我觉得《勇士传说》这首歌中唱不是很理想,你们打算怎么改进呢!找个主唱?
鸣:我承认这首歌曲定调偏低,也许是我的嗓音条件有限吧。我们也试过把调升高,但感觉就变的轻浮了许多;另一方面,录音时也过于仓促,可能在唱方面没能达到最好效果,责任还是该在录音师吧(呵呵,纯属推卸责任,我们还是要感谢他对我们辛勤的工作!)

亮:你说换个主唱吗?那你让上面这位干吗啊?当听众啊?够狠!(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哈哈,不知阿鸣怎样?)

迪:调整一下音调,每个人的嗓音都不一样,权衡一个主唱不能光听嗓音,还有他对歌曲的把握.感觉,和表现方法,很少有人能像他这样把握得这么准。


A:你们对将来有什么打算?如何突破自己?
鸣:首先我们会继续做下去,作出好的作品是我们最想要的,其他的什么前途什么的,我们都没多想过什么;另外,连带着上面那个问题,我们还会继续为冥笛寻找新鲜血液,所有有能力、对冥笛的音乐有兴趣的朋友,我们都会欢迎你们的加入。我们希望更多人的参与能使得冥笛的音乐作的更好!为了音乐,我们也决不会顾及个人方面的问题,音乐才是最重要的。

A:音乐对你们来说很重要吗?假如有一个人给你们500万,但前提是不许你们在搞音乐和听音乐,你们要这500万吗?
鸣:呵呵,有人花500万买你的命,你会不会卖给他??

亮:你的问题越来越尖锐了!这还用问啊?那个大头是谁啊?快告诉我。或者你帮我告诉他就说我同意了!不过你在帮我问问他,价钱方面能不能在商量商量?我等你信儿啊?


A:你们经常来死域吗?你们觉得死域有什么需要改进的?(请直言)
鸣:呵呵! 头一个问题还用回答么?死域和重型音乐杂志是多年的合作伙伴,而我也参与重型音乐杂志多年。死域对我来说,和重型音乐杂志一样,早已是我现在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很高兴能看到改版后的新死域,大气,正式,是我看到过国内最好的个人网站!当然,最让我高兴的是死域已经开始关注像我们一样的,继老乐队们之后新出现的“年轻”的力量金属和前卫金属乐队了,这也曾是我最希望死域能够改进的,而死域现在已经做到了!祝越办越好!

亮:越办越好!


A:最后,十分感谢你们接受我们的采访,并希望你们坚持自己!
鸣:也感谢死域能对我们冥笛乐队进行采访,感谢为我们提供这次与广大极端乐迷接触的机会!我们会一如既往的坚持作我们的音乐,一如既往的支持国内的金属乐,一如既往的支持死域!也希望广大乐迷也能够支持冥笛乐队,支持死域,支持金属!祝死域永远不死!

亮:我也一如既往的等你给我信儿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