猝死乐队专访

AMP

 
猝死乐队是来自河南郑州的DEATH GRIND乐队,曾经录制过一张小样并免费发送,一些国内地下金属演出中也出现过他们的身影。这次我们有幸采访到了乐队的主唱任飞,希望能够让大家了解到更多猝死乐队的信息和他们对音乐的看法。

AMP:先介绍一下你们乐队的成员和历史吧。
任飞:猝死,成立于1999年底,最初的成员有我(任飞)、王强(吉它手)以及贾伟(鼓手)。当时由我来担任主唱兼BASS,到2000年的9月份,我们多年的好朋友刘磊回来接替我担任BASS手,我开始专心做主唱。一开始乐队并没有过多的演出,而是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创作上。其实直到今天,乐队的演出也并不算多。

AMP:你们是在什么时候接触死亡金属的?
任飞: 最早接触极端金属,大概是97年初,在刘磊家听到的,我记得那好象是NAPALM DEATH的第一张专辑。在那之前没听过这样的音乐,让我很震惊。有一种找到了归属的感觉。从那以后,我们开始大量的收集死亡金属乐队的专辑。并开始计划组建乐队。

AMP:死亡金属什么地方最吸引你们?
任飞:纯粹。

AMP:你能否说一下如何通过音乐来表现出纯粹和直接?是让歌曲更短?更简单?我觉得越是简单的音乐越难玩。
任飞:你说的很对,越简单的音乐就越难玩。我在做自己的音乐的时候,首先会搞清楚自己要表达的东西,然后直奔主题,抛弃一切不必要的东西。创作的初衷很重要。

AMP:网上有些人认为死亡金属也是音乐,最重要的并不是一味的猛,对此你怎么看?
任飞:死亡金属和其它的音乐形式一样,都有着非常丰富的表现手法。唯一不同的是死亡金属不仅仅是作为一种音乐存在。

AMP: 这张MCD是在什么时候录制的?这几首歌是不是反映你们当时的音乐状态呢?
任飞: 这张MCD,是在2002年的5月份去北京演出的时候录的,这几首歌,是从当时已经成型的一批作品中挑选出来的,虽然不是最好的,但的确可以代表当时的猝死。

AMP:出这个MCD对你们在做音乐的心态上会有什么改变么?
任飞: 应该说,这张MCD让我们看清了自身的不足。同时,也使乐队的各位成员开始重新审视一些问题,每个人都有了很多想法。对于我个人来说,我觉得这就是我想要的,我会继续做这样的音乐,但仍需要做些改变,我希望能够更纯粹,更直接。

AMP:是在哪里录制的?对这次录音的效果还满意么?
任飞:这首歌是在我一个好朋友的家里录的,设备也极其简陋,就是用了一只十几块钱的破MIC和板载声卡录的。本来是大家在一起录着玩的,录出来就是想给自己听听,没想到现在大家也都听了。不过从这次简单的录音过程中,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很感谢我们的好朋友祖辉(殉难乐队成员)。

AMP:你们有鼓手,为什么不录真鼓呢?
任飞:这是由很多的客观原因造成的,我们自己也觉得很可惜。

AMP:猝死的歌曲短促有力,节奏型虽然不很复杂但听着很爽。你们怎么看现在那些技术化的死亡金属?就是经常把听众弄的一头雾水的那种。
任飞: 不管哪一种音乐形式,都有它存在的必要性。每种音乐都有它所想表达的东西,我们应该认真的聆听,去感受。而我想做的,就是这样一种东西--简单、直接、凶悍。

AMP:大家现在经常在讨论做有中国特色的死亡金属,你们怎么看待这个“中国特色”?
任飞:这种音乐形式诞生在西方,我们都是从喜欢这种音乐,到自己做这样的音乐。我觉得,只要认真去做自己的东西,每个乐队都会有自己的特色。毕竟,东方人和西方人是有着本质上的差别。

AMP:MCD中的最后一首好象是利用恐怖电影的采样把前三首歌串起来,有什么特别的含义么?给我们讲讲这个故事吧!
任飞: 那仅仅是做一种尝试而已。至于含义,在这里我把那三首歌的歌名告诉大家--《报复》,《哀乐在人群中传播》,《苦难永在》。希望以后能够有机会让大家看到这三首歌完整的歌词。

AMP:你们的创作灵感来源于什么?我总觉得死亡金属中的题材大多离我们的生活比较远。战争,血腥,暴力几乎成了这种音乐的标志,你们怎么看?
任飞:战争、血腥、暴力这些题材是非常好的,我认为死亡金属是一种信仰,而不是简单的音乐。作为一种信仰来说,死亡金属需要这些,但这并不该是死亡金属的全部内容。我们的作品相对于这些题材来说,可能更贴近生活。

AMP:你们把做音乐当作娱乐还是事业?
任飞:只能说音乐是我们人生的一部分,我们会很认真的去做音乐,为之而努力。但是由于国内目前的现状,做这样的音乐很难维持生计,所以我们根本无法视之为事业。

AMP:郑州还有其它的死亡金属乐队么?你们那里的音乐氛围如何?
任飞:郑州也就那么十几个人在做这种音乐,大家互相搭帮,共用乐手,大概有个3、4支吧。但是有一批极端金属的忠实拥护者,在每次演出的时候,都能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

AMP:假如一个大公司要和你们签约,但前提是你们必须在音乐上做出一些妥协。你们怎么办?猝死是否会坚持走地下音乐的路子?
任飞:假如是一些好的建议,我们当然会考虑的,但是永远不会去妥协什么。我们肯定会坚持做猝死的音乐。

AMP: 最后,能否告诉大家你们下一步的打算么?
任飞:好的。很遗憾因为人员变动的关系,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大家无法看到猝死的现场演出,直到我们找到合适的乐手为止。目前我们正在整理已经完成的作品以及创作新的作品,这将会是我们一段时间内的首要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