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金属乐首领——杜威本纪

魔岩时代对中国摇滚乐的推动和影响是所有人都不可质疑的,正是那段时间,全国各地摇滚皆兵,地下圈的概念开始正式扩张,除北京外的一些区域诞生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代摇滚人。

在那个风格区分还相对较为模糊的时期,武汉的摇滚氛围发展的还算四平八稳,在几位年长的北漂职业音乐人的带动和鼓励下,一支支说不上优秀,但心气十足的年轻乐队开始渐渐活跃。在这其中有一支由几位高中同学组成的乐队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这支乐队名为“人异”,当时那几位同学和很多地下乐手想法一样,只把乐队当作玩票,而却丝毫没有预感到自己这支乐队为日后武汉摇滚乐的发展起了多么重大的作用。

++++++++++淫荡的分割线++++++++++++

人异乐队阵容:

主唱——彭坦
吉他/和声——杜威
吉他——任杰
贝司——余新
鼓手——邵刚

乐队成立于1995年初,1996年末因为毕业而解散,这时正逢武汉摇滚第一个黄金周期的到来,更多的乐队开始展露,后花园、生命之饼、受惊等影响了一大批后人的乐队先后破茧。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人异”不过是昙花一现时,效应出现了。

彭坦在进入湖北美院的第一年即组建了日后风光无限的“达达”;
97年中,任杰跟随从西方漂来的朋克旋风组建了“妈妈”,并在两年后与麦颠、朱宁组建了“死逗乐”,直接策划发动了武汉朋克暴力军团运动。
97年中,邵刚与时任“愤怒的狗眼”,现“SUBS”吉他吴昊组建“坏吉他”,后自开文身店至今,成为武汉摇滚界第一纹身师。

+++++++++++回归正题的分割线+++++++++++++

热爱重金属的杜威去了哪里?

高中毕业后,一个非常人受得起的皇粮碗摆在了他的面前,考虑良久后,他接受了这份工作,从此便在武昌殡仪馆开始了他的焚尸生涯。

刚接触的另类工作性质、精神压力和繁忙的工作节奏让当时刚满二十岁的杜威吃不太消,整两年没有任何多余精力顾及事业外的任何事情,直至99年,他如顿悟开光般突然改变了他对这份工作的感情,那扭曲的一幕幕开始难以让他心跳加速。突破了自己的一个极限,除了时间控制开始得心应手外,一些新的想法如涌泉般在他脑中出现。没有丝毫犹豫,杜威毅然地组建了第一支武汉真正的极端金属乐队“焚尸者”,伴随世界金属浪潮在朋克声中复活,金属乐开始被更多的人接受,而在武汉,“焚尸者”和重金属乐队“后花园”显然已经扮演了先驱的角色。而杜威更因职业上的传奇色彩而被摇滚圈的朋友乐道不已,同样吸引大家的还有当时被大部分人视为鲜味的死亡金属。

新千年到来,属于金属的世纪到来,所有人开始明确的有了金属朋克之分,并确立了自己的立场,一个伟大的计划也在酝酿之中……

后花园===============

杜威与相识多年的“后花园”吉他手柳凯决定投身于更纯粹的金属之中,柳凯轰走了“后花园”中所有做着明星梦的乐手,杜威抛弃了“焚尸者”中完全跟不上他想法的累赘,以此二人为核心的新一代“后花园”宣告成立。不久后,从外地来汉发展音乐梦想的贝司手李强和鼓手吕恒堂相继加入,“后花园”以黄金阵容开始了新的征途。



接下来,一切都那么的顺理成章,杜威的意识加上柳凯的技术,武汉旋律敲击死亡乐队“后花园”的大名成为了武汉金属乐的代名词,越来越多的武汉亡命党加入了金属的行列,他们穿黑T恤,他们尽可能的蓄长头发,他们疯狂的练习下切和轮拨,他们视“后花园”为尊者,在与武汉朋克暴力军团的抗争中,武汉摇滚氛围迎来了第二个黄金周期。

01年“后花园”应邀来到了中国的摇滚乐圣土——北京嚎运酒吧,吼开了进军中华天下的最强一声,从此杜威的传奇故事更在北京的金属圈中流传开来。

次年的“后花园”专场演出在武汉“新人类”酒吧创造了史上观看人数最多的记录,这让“粪狗”、“生命之饼”、“废墟”等一干本地地下大牌望尘莫及。

消逝的河流==================

让人们感到遗憾的是,任何山峰到达顶端便预示着要开始走向坠落,生存的方式不同导致杜威与柳凯终于在02年夏天来临之前分道扬镳,柳凯自信满满的独自上京,杜威却赶在自己抱憾之前火速组建了一支新的乐队,那便是“消逝的河流”。

当柳凯灰头土脸回到武汉准备重建“后花园”时,他突然发现过去曾有的地位和拥护已然被取代,“消逝的河流”开始如日中天,在做了浅显的尝试后,他彻底放弃了这个念想。

“消逝的河流”比过去的“后花园”更加极端,更加黑暗和地下,乐队所有人都疯狂的沉迷在那看似遥不可及的意识形态上,杜威越来越暴戾,所有血泪史都被他转化为了琴弦上的铮铮鸣音,“消逝的河流”让越来越多的极端分子畅快淋漓,也开拓了金属乐迷更深的接受和欣赏范围,人们逐渐开始淡忘柳凯。



嚣张且平淡的度过了两年,04年10月杜威终于走入了婚姻的坟墓,“消逝的河流”因此险遭分裂瓦解,贝司手李民飞与鼓手陈恒组建了“降临”,所有人基本都认为“消逝的河流”即将像当初“后花园”般的被取代。

杜威是一个以地下为荣的人,“辉煌的未来”,“安逸的生活”同样对他都是不屑的东西,因此让他放弃金属,无异于无稽之谈,只要找到合适的机会,他的复出随时都能发生。

05年8月,Hollow乐队来到武汉,淡出人们视线近一年之久的杜威深知到出关之日了,没有过多的仰天长啸,叹古息今,只是火速召回了鼓手陈恒,并新吸纳了吉他手王渊和贝司手张城,短时间内成功的迅速融合,重返至地下。并由此宣告自己新生命的开始。



到如今,杜威已经被武汉地下金属圈公认为第一代领袖人物,他的心态和想法足以影响眼下整个武汉金属乐的前途。而越到后来,必定会闪现出更多的志士帮他分担各方面责任,就像现在“消逝的河流”的作品已经开始真正民主的创作,与前期相比,现在的作品理性化的一面无疑更为明显,也许杜威的思维和行事手法随着年龄增长而愈加趋于平俗,但人格的成熟和资深的经历却仍然能够保持住他可贵的形象,事实上他更能受到尊重的原因也正是在此。

一个偶尔经历灵异事件的焚尸炉操作人员,一个跑过夜场,对着一群令他作呕的城市寄生虫面带微笑的酒吧歌手,一个将发展本土金属乐视为己任的忧国忧民者,一个完全清楚自己价值的地下音乐梦想家,和他深谈,任何都将颇有收获。

附:杜威文章——《英雄的DNA》
    出自“武汉摇滚网”
http://www.whrock.com/text/article/duwei.htm


         英雄的DNA

                            文:杜威


  我们周围的空气多沉重,老大的欧罗巴在重浊与腐败的气氛中昏迷不醒,鄙俗的物质主义在镇压着思想,阻挠着政府与个人的行动。社会在乖巧卑下的自私自利中窒息已死。人类喘不过气来——打开窗子吧!让自由的空气重新近来!呼吸一下英雄们的气息!
                     ——罗曼.罗兰


  一九零三年一月“爱”是痛苦的,“爱”是如此痛苦。“文明”是伪善的,“文明”是如此伪善。热血在沸腾之时熄灭,梦想在此刻粉碎,伟大永远不属于闪闪发光的人,伟大属于“死亡”。啊,天哪,看看那些伟大的死尸吧,英雄的“死亡”才识伟大的,所以我生活的世界里没有英雄。这个世界是一个“近亲交配产下的怪物”。“它”强大却弱智、自私,繁殖力极强。它可耻的吞食着一切,回归吧英雄,世界需要你。“别!别!”千万别英雄,你千万别挥剑将它杀司,因为那样会毁掉一切,包括你我,那没有任何意义。你必须和它交配,射入你的精液,包含了“爱与仇恨”的“精液”,英雄的DNA。 后花园里愤怒的鬼魂。

  在一九九七年的夏天,我在一家琴行里认识了他,他非常熟练地弹了几首我比较喜欢的曲子,但他的狂妄和自大让我不屑。我以为那家伙没思想,我讨厌,所以我们以后没有什么交往。但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却在一起合作——当时的“后花园”没一点死亡味——在几个乐手里他的想法居然和我的是统一的。我们相互弹了点自己的作品,结果是肯定的,我们一起做音乐吧——于是我离开了自己当时的乐队,他将“后花园”里的‘异教徒’赶走。他就是“后花园”的主音吉他手柳凯。我们后来有了一个非常优秀的鼓手——吕恒堂——在我看来武汉是找不到这样的鼓手的。“后花园”的音乐就这样开始了。

  刚开始的时候非常艰难,我有些死亡的动机和片段但不完整,柳凯的吉他象透了“金属”,吕恒堂的歌完全就是POP金属,而且当时这个可悲的武汉“摇滚圈”里有着不少嘲笑的眼睛盯着我们——操蛋的武汉市从来就没有过‘死亡金属’。圈子里的人一谈到‘死亡金属’就翻着白眼,犬吠似的叫几声,然后哈哈大笑地做几个搞笑的动作。

  在磨合期(其实我认为是折磨期)里,我们的脾气都不太好,加上武汉的烈日,排练时的火药味太浓了——几个七情六欲健全的男人在一起活有什么好的言语?排练时音乐响起不一会儿就是一阵乱骂,而且技术稍差点的就是矛头所指。不久贝司手离开了。当我们有了第1首作品时,我们说服了从外地来武汉找寻音乐同志的贝司手强哥加入了我们——有了他的贝司我们踏实了很多。于是就有人在舞台上看到了一群“后花园里愤怒的鬼魂”。

  我并不认为我们邪恶,我们喜欢大气的东西。我知道我们在壮大,我们喜欢在舞台上时的感觉,感觉象是骑在巨大的怪物身上,向地狱里奔跑,没有什么可以阻碍我们!在此同时,内心的悲壮纠缠着我们,“爱、仇恨、绝望、疯狂”我们如何分的清?有谁可以告诉我们“我们是正义的还是邪恶的”?不!我们决不是天使,恶魔我们还够不上,我们只是地狱里卑贱的冤魂,可我们有力量,虽然并不强大。“哈……哈……哈……我们是英雄的精液”!

  斩下我们的头颅,悬挂在你的梦里!

[ 本帖最后由 晚间叫卖 于 2006-9-29 16:48 编辑 ]
1.JPG
3.jpg

继续前进,杜老师,消逝的河流,前进!

TOP

哈哈哈!!
听说你要回武汉了!!到时候一起聚哈子!!喝2杯!

TOP

ding 河流  !!!!!!

[ 本帖最后由 走头有路 于 2008-6-21 11:35 编辑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