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的黑暗中游荡的野兽 - Ildjarn Interview (2002 May)

本帖最后由 Hakenkreuz 于 2016-7-11 16:40 编辑


FROM:Forest Poetry Reissue Cover Artist : Nils O. Brusli

序言
ILDJARN是我最喜欢的乐队之一(13年在SoM再版了几张全长的CD和黑胶),有关ILDJARN,在这篇采访会有一个比较详细的理解(这篇采访我都存了好多年了..出处网站已经没了, 之前还有一篇ANUS.COM的采访,那篇采访里面ILDJARN显得不怎么理性?貌似正在神游状态? ), ILDJARN就像很多隐士情节的乐队一样,思想更加纯粹而直接.(看过PDH的INTERVIEW也有同样的感受),我在喜爱他的作品同时更对他的一些观点产生了极大的认同, ILDJARN就像一只在森林的黑暗中游荡的野兽,观察着山脉和溪流,守卫着这片自然.


ILDJARN INTERVIEW 2002 May
BY Serpent
尽管挪威黑金属已经很有影响力了,但是很多地下的乐队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因为像MAYHEM和BURZUM之类的乐队还有他们的那些花边新闻吸引了更多的眼球。ILDJARN是一只善于营造出晦涩而阴暗氛围的单人黑金属乐队 ,也是世界范围内最原始和憎恨的黑金属乐队之一。我有幸采访到ILDJARN和SORT VOKTER的始作俑者,一起来讨论一下乐队的过去和未来。



AVE ~ ILDJARN,你的乐队已经活跃了有些年头了,但是最近突然看到你更新了网页等等,这意味着什么?你能否告诉我们从上一次采访之后你做了哪些工作?
1.对我来说我的音乐应该只存于地下,我只是决定做一次短暂的“回归”.我也有一堆限量版本的唱片发行,我没想到要售卖这些唱片。但是看来最近有更多人需求我的唱片,他们也试图联系我获取唱片。
2.什么都没有发生,我现在停止创作了,只是在试着度日。

我听说你不打算接受任何采访但是后来你改变主意了,这是否是因为你说的“回归”?然后我几年内曾经被告知你已经放弃了演奏和音乐创作,这是真的吗?
永远不要相信一个病态的灵魂.  啊,这真的让我有些惊讶,那里突然有一堆人说ILDJARN变得充满传奇性. 人们最后理解到我音乐的本质了, 不过,同样的我把这视为一次售卖我CD唱片的机会,我还有一些库存,我从来没想到要给我的唱片打广告,但是我想现在我要做一次。我已经放弃音乐创作了,但是我还有一些老的作品发行。


老实说除了我自己之外我并不知道多少ILDJARN的狂热粉丝,但是我了解到的这小部分热爱ILDJARN的人也对你个人和乐队表示浓厚的兴趣,那么你是怎样评价这些粉丝?尊重,轻蔑,无视还是其他的什么?
我之所以要“回归”是因为我从一些我已经认识很多年的人那里收到了许多反馈,我感到那里有一些纯粹的灵魂值得我花一些时间。例如我和PAINIAC RECORDS的FRED取得过联系,他被证明是纯粹地下的灵魂。我仍然相信世界上许多黑金属爱好者只是装腔作势的,但是那些聆听我的音乐的人是一些仅存的地下份子,至少我已经和他们中的一些有过交流。同样的我感到有一些新的灵魂沉浸其中寻找真正的价值:拥抱黑暗,生活在憎恨之中(就像我的音乐所表达的),对大自然的无比崇敬.

你能介绍一下乐队从诞生到现在的历史吗?
这开始于我从Thou Shalt Suffer(91年在Thou Shalt Suffer当BASS手 )离开,我仍然在那个我平常用来排练的地下室,然后开始了我自己的创作.

最初是什么引发你创作这样一种类型的音乐? 当你开始这个计划的时候,ILDJARN就被视为史上最原始的乐队之一,这一定非常特别.

YEAH,第一张DEMO在92年1月录制,的确我很早就比较过其他黑金属乐队,除了那些源头式的乐队. 在这之前我也写过许多十分原始的曲子,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黑金属能有现在的影响力,我对新晋的黑金属乐队不感兴趣,我认为他们的创作并非出于正确的理由,如今每个人都想成为明星赚的盆钵满盈而已.

什么是正确的理由? 黑金属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想这里面还有"一点"对你来说超越音乐范畴的东西
黑金属应该存在在森林里,大山上,远离社会和人群,拥抱大自然.偶尔回到文明社会来实践检验你的憎恨, 我很抱歉我也并没有完全按照这样的黑金属法则来生活,那是因为我不得不工作赚钱,和社会上的人群混在一起.我计划等我赚到足够的钱的时候就离开现在的工作选择我感兴趣的生活方式,到山上找一个小木屋过着没有电气的生活.我不再为了赚钱去发行任何东西.
你花很多的钱在唱片和出版物上并没用问题,但是我认为一些人正干着破坏着黑金属真的精神内涵的事情真是一种耻辱.

Could you list Ildjarn's discography here?

I started by recording the 1992 demo, back in January 92. Then I released another demo in 93, after a long break, recorded January 93, and then the 94 demo. Then followed:
Norse 001: "Det Frysende Nordariket" CD
Norse 002: "Ildjarn" CD
Norse 004: "Forest Poetry" CD
Norse 006: "Landscapes" DCD
Norse 007: "Strength and Anger" CD

那么和NIDHOGG合作的 MCD "Svartfrad"呢?  , 在我看来这张是最好的发行之一,还有Son of the Northstar MCD ,除了这些还有没有别的专辑或者SPLIT你没有提到的?

没有,我和NIDHOGG很早就录了两首, 他们不久就会出限量版本的CD了.

Son of Northstar 看起来也已经有一些早期的歌,这些听起来比全长的听起来更NECRO,关于这张唱片你有什么想法吗?

这原先是在7 8年前准备在FREEZING RECORDS的7"黑胶上发行的,但是突然就莫名其妙的发生了一些状况,有一些不好的事情在出版的时候发生了,所以这些听起来糟透了.

实际上我认为这张唱片听起来很不错,用一种NECROTIC和PRIMITIVE的方式. 当我们听你的专辑的时候,你很喜欢制造那些原始而且粗糙极简的声音,是什么使你创作这些引人入胜的声音?你有没有想过用更好的录音来录制作品?
现在的黑金属的确有许多不同的形式.我创作的形式得益于NECRO(注:NECRO暂时没想到好的翻译,我理解就是那种粗糙又有冲击力的声音听起来又闷又冲的感觉,就像疯狂捶打一根烂木头 )之声,我从来就没有在一个录音室创作音乐,那对我来说并不起作用,我创作音乐的过程如此: 我从来不会坐下来把任何东西写出来,有时候我录一些RIFF,然后或许配一些适合的歌词,所有都是基于我的灵感. 之后我会去地下室录制我的作品(实际上EMPEROR也在这间地下室排练然后录制了他们的DEMO),地下室有一个四轨录音机,我用它来录制我所有的金属音乐,当我有了灵感的时候我就坐在它前面, 我会先录鼓的部分,然后是吉他BASS和VOCAL,鼓的部分经常录的十分艰难,我需要把整首歌都清楚的记在脑子里. 先录制鼓的部分是因为先录吉他的话会很难把握节奏. 有时候我想过到一个真的录音室,但是那将不再会是一个好的原始的声音,而且创作的灵感也没办法到达一样的程度. ILDJARN-NIDHOGG发行的作品听起来更丰满一些,但那是因为我们用了鼓机. 而所有的ILDJARN发行都是我在玩的真鼓.

NLP是你自己的厂牌,所有的全长专辑都通过NLP发行, 仅仅是因为ILDJARN一只乐队建立厂牌还是有什么背后的原因?除了ILJARN和SORTVOKTER还有别的发行吗?
是的就是这一只,NLP的创立只因为ILDJARN和我的音乐作品,这个厂牌不发行别的,商业运作什么的太操蛋了,我就想拥抱大自然,而不是坐在电脑前或者类似的操蛋的事情.

你为何选择ILDJARN("FIREIRON" IN ENGLISH)作为你乐队的名字,这之后有什么故事?

这来自挪威的一个地名,我觉得他听起来很棒.这背后没什么内涵,但是这有一些古北欧异教的感觉.

那么NIDHOGG呢? 还有NIDHOGG和ILDJARN的音乐有怎么的关系?
他在音乐出版上帮了大忙,我做了全部的创作,音乐和VOCAL,但是我不擅长电脑上的东西,他比较擅长那方面.

NIDHOGG是否有在别的乐队活动,有没有一些分支计划或者通常的音乐圈?

没有,他喜欢酗酒和嗑药,不过我们我们一起完成了Hardangervidda的CD作品.

你自己来描述一下ILDJARN的音乐.
憎恨,原始,氛围的纯粹的声音.

你认为ILDJARN是一只黑金属吗?或者是别的什么?
我从来不理解是什么人无法正确评价黑金属这个词.我的音乐是有关憎恨,自然,和一些晦涩的思想,我不会在这里解释更多. 只有很少的人会将自己奉献给这种音乐,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我从内心理解我做了什么,那里只有一些最纯粹的灵魂留下.

SAMOTH和IHSAHN有参与ILDJARN, 我想知道你有没有和过去的乐队成员联系,他们是否还理解你的音乐?

我几个月前在NOTODDEN的音乐厅见过SAMOTH,但是我们很少见面, 大概好多年前和IHSAHN说过话,但是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否还喜欢我的音乐,我也从来没问过.

他们在ILDJARN那些唱片中出现?

Samoth appeared on my '92 Demo, and Ihsahn on my '93 Demo. That's it.

What do you think about Thou Shalt Suffer after all these years?
TSS had something to it at the time, but there have definitely been greater Death bands around. Death was a common musical form at the time, and I wouldn't say TSS had anything very inspiring and new. Still, it was an ok feeling to play this kind of music, and now it seems people have again taken a fancy to this kind of music. Pathetic teenagers mostly, but still...

现在ILDJARN的状态是怎样的? 将来会有更多专辑的发行计划吗?
我将要发行一张包含过去未发行和一些以前录音的专辑, 因为我觉得有一些歌在之前的专辑里有一些错位. 这种专辑是一张我个人的精选,它也是根据我的生涯进行的排序. 同时,我和NIDHOGG将发行Hardangervidda ,一张几年前就已经录制好的,它是我在挪威山林中的体验.

可以这样认为: 这张专辑是一张ILDJARN最佳精选? 或者可以这样说 "这是最NECRO的ILDJARN精选",你是否已经决定了什么时候发行还有专辑名字叫什么?

将在今年9月份在芬兰的NHR发行.

介意告诉我更多有关这张唱片关于"在挪威山脉中体验"的东西吗? 这是什么类型的音乐?

氛围环境音乐. 我保证之前从来没做过这样的.

这也会在NLP发行吗?
我认为我没有精力这样做了,我会让其他人帮忙做.

你赞同了一些有时候完全没想过发生的事情:在NHR发行黑胶唱片,我也听所了官方的TSHIRT也同样发布了,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我意思是这是一个黑胶爱好者的大消息,但是是什么让你和NHR合作的?我听说NHR幕后的那位也是ILDJARN的爱好者.
NHR对待音乐有恰当的理由 ,专业的素质和一个正真的地下音乐者,这也确实是100%符合这种音乐风格的形式,黑胶的年代和现在已经不一样了,现在大多数音乐都在一片小塑料里面.

如果我判断正确,也有一些其他的厂牌对发行你的黑胶版本感兴趣, NHR是不是一个最佳的选择?那么其他厂牌呢?
NHR的MIKKO看起来就是一位最佳人选了. 他十分专业,他也有一大堆资源,是一个纯粹的地下音乐者,他很容易沟通,他也总是采纳艺术家们的意见.本来PANINIAC RECORDS的FRED要发行这些黑胶的,但是后来我和他沟通过了,他也十分赞同在NHR发行是一个最佳的选择.PANINIAC无疑是我的第二个选择,一个纯粹的地下音乐厂牌和为地下音乐做出实质的贡献.NHR也有更多的资源,毕竟整个冬天有大量的黑胶要发行.

本帖最后由 Hakenkreuz 于 2016-7-11 17:24 编辑


能否告诉我们一些关于SORT VOKTER的事情? 毕竟它的音乐和ILDJARN很像,总的来说某些地方更加的NECROTIC,在这背后有什么样的故事? 乐队里都有谁?
有我和NIDHOGG还有两个名不经传的家伙,其中一个提供一个免费的录音室因为他就在录音室工作,几乎所有的吉他和BASS都是我演奏的,还有一首歌的VOCAL.这张唱片对我来说微不足道,这对我们4个来说有太多的折衷了.

Okay, but I must ask one more question about Sort Vokter however. What the name means? That's something which has bothered me for quite some time.

Sort=black / Vokter=guardian/protector

在任何一张CD内有都不包含歌词, 一些歌曲的名字晦涩难懂, 为什么不在专辑里放上歌词呢? 歌词主要是什么类型的?
我总是对那些歌词很满意,但是在我脑内NECRO状态的时候把他们都烧了. 比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在FOREST POETRY中放上歌词,那张我认为有最好的歌词. 我想现在这变成了一个取向让我不展示歌词,我确定如果可以我会把他们放在一些CD内页里,但是现在来说已经太晚了.

那么歌词主要包含些什么? 主题是什么? 一些来自大自然的灵感源头?
憎恨,大自然,侵略性,然后模糊的融合在一起,我希望听我音乐的时候大家能做各种各样操蛋的事情.

你是否还有一些歌词留下展示给我们? 只是想一瞥ILDJARN歌词方面的东西.
我很抱歉实际上我也没歌词了.我很确定如果我发行新唱片的时候我一定把他们放进去,现在的话我想应该还没有,因为已经太晚了.我想其中一点原因是因为我的每张专辑都包含太多歌了. 不过无论如何, 在STRENGTH&ANGER的黑胶里能看到一些.

一个来自我朋友的问题: 关于ILDJARN的作品 受到了挪威大自然的深刻影响, 你是否对萨满教有兴趣,还有你是否有过吸食大麻或者蘑菇的经历?

没有, 我只从纯粹的自然本源中观察黑暗,而并不依靠任何人为制造的思想或者药物.

那么你对嗑药和酒精怎么看?看起来你似乎并不在意别人的行为。
我从来不嗑药也不喝酒,我只想让我的思想保持纯粹直到我死的那一天,我有许多幻想和思考来自这个世界之外所以我根本不需要那些东西. 而NIDHOGG走向了我的对立面,他是一个嗑药狂魔,他是个怪逼因此我经常不能理解他,另外他也是个厌世者,他在别人的坟墓上小便,但他很聪明,因此我还是对他很尊重.

像你之前所表达的,大自然看起来对你来说意义重大,你能告诉我大自然在你生命中的意义吗?
这意味着远离人群,进入一个比你个人更大的领域.我从来就没有兴趣和人群接触.不过,确实我这些年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许多的人接触,但是我还是更愿意一个人呆着.我想听过Hardangervidda就应该能理解大自然对我的意义,这只是用音乐的形式表达自然中的一弯溪流,是我呆在挪威的自然环境中数年创作出的. 它本身不带有任何意识形态,它摒弃了所有人性的东西.

那么有关动物,自然的元素组成呢? 你有没有宠物?
我现在并没有,但是我觉得我是NIDHOGG两只猫的叔叔,在我6到7岁的时候我养过猫,并且直到我22岁的时候,动物是自然的奖赏. 我将用我的一生来杀死所有的人类,动物就能够重新在地球上漫步而不用害怕人类,那些伤害动物的人在我死亡名单的榜首! 所有的基督徒是第二位!

你是否为动物和他们的权益做过抗争?

我在8 9年前做过相关的工作,但是之后我停止了融入社会,我只为了我自己的生存而活着.

你能想象一下在除了挪威和斯坎迪纳维亚之外的地方生活吗?
不出斯坎迪纳维亚的话,就是瑞典, 瑞典是一个伟大的国家,瑞典人和挪威人也没到多少道德习惯上的疑惑.我想瑞典的社会生活会更好一些,但是我仍然认为没有哪个国家能和挪威的大自然相比.

最近你有没有听过一些乐队?你有没有关心过现今的黑金属圈子?
我对和我类似的黑金属音乐并没有很大的兴趣,但是我有时听Mortician(美国残死)和Krisiun(巴西残死)找一些原始段子的灵感. 我也喜欢氛围,Biosphere(挪威电子氛围)是我最喜欢的团,氛围乐里也有许多厉害的的厂牌.黑金属如今正在变得无聊,但是有时候有些人会尝试去玩一些老式的风格,那也不错.还有如果你感到这些人玩儿的东西在在他们内心就像懦弱的小鬼,那么黑金属就很无聊,我想这是主要的原因. 我不喜欢那些只会跟着前人的东西玩的乐队,这些乐队几乎没办法给我一个好多音乐体验.

现在的黑金属乐队一半有关政治话题(反基督?)一半只想着操逼,你怎么看?
许多乐队有很好的演奏技术, 但是也不是经常这样. 我来说的话,黑金属现在有很多形式:技术化的,氛围的,原始的等等等等, 我喜欢所有的形式,只要感觉就好. EMPEROR和LIMBONIC ART都值得一听,我也可以听DIMMU BORGIR的"流行乐". 许多乐队为了不恰当的理由来玩音乐,但是我只关心听那些音乐,我不会太关注那些周边的话题,这样我可以听很多的乐队.

你也提到了你对基督教的憎恶, 你怎么看过去挪威有关烧教堂的那些事件?

基督教势力变得更大了,我想一方面来说这些事件使事情走向了他们想要的对立面.这只是花了一大堆国家的税金而已. 我喜欢这样的主动出击,但是人数太少而且行动分散而且计划十分简陋,很遗憾这些行动没有进一步进行,比如杀死牧师,我就算这样也没办法对基督教造成损害,但是我会由衷的感到愉快.

你对宗教怎么看?基督教被排除在外还是你憎恶所有的宗教?
我对相信这种由人类的思想发展出来东西有一个疑问,所有宗教在我看来都有这样的东西. 我当然尊崇黑暗,我每天都在黑暗中生活.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些和宗教有关的事情,但是在这方面我不需要特别的把他们贴上标签.我可以很自然的和撒旦教徒交流观点. 不过有一件事情:很多人只是伪装的,真是一种耻辱. 真正的黑暗用自己的内心就能感知,他们不需要对全世界宣称.

你觉得现在有关新异教主义( Modern Paganism) 有一些增长的势头?
并没有多少, 观念无时无刻都在变化,看起来一些人总是为了他们做的东西融合一些新的观念.我想大家应该做好他们的事情,然后坚持去做. 我从不了解你音乐形式中思想的形成过程,你应该回到自然的初心,的确你也不可能同时做许多事情,先做一些一些更近的也更重要的事情.

好的, 在结束采访前还有最后几个问题. 你的Hardangervidda CD刚刚发行, 上面没有厂牌和LOGO的标志, 这是你SELF RELEASE或是什么? 为什么没有在NLP发行?

我自己发行的,这献给挪威的大自然. 不需要多余的文字,只有关于山脉的音乐,和任何人类的生活都没有关联.

有任何关于未来的计划吗? 你从中有什么期待?
我计划辞掉工作,搬到山上去,住在一个远离电气的小木屋里.这两年内都很有希望实现,我很久以前就一只打算完全成为一个隐居者,某一天我会实现这个梦想. 我最终会离开这个世界,不过过程并是平静.

如果ILDJARN是一只动物, 它会是什么?
一只恶魔野猪, 一种不为人所知的动物.
(注:)

在结束之前,你是否愿意对朋友们说一些问候?
我一般不这样做,但是我之所以"回归"的原因之一就是我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地下爱好者的反馈.突然间ILDJARN变成了一种文化现象,有人把我看成一个传奇. 真正对地下音乐有贡献的人十分的少,但是只要有一个存在那就是值得的,我没有朋友,我不相信友情,但是我仍然想对我的盟友和做出过贡献的人送出一些问候: NIDHOGG, 幽暗之主,在上帝的脸上亵渎,一个真正的盟友和永远的厌世者.  Javier( Javier Guerra: Forest Poetry首版的Cover Art Artist),盟友和憎恶的兄弟,最终死亡. NHR的Mikko,一个纯粹的灵魂奉献给了地下音乐,在他伟大的工作上是一个真正的大师. PainiacRecord的Fred,一个真正黑暗事物的信奉者. 你,Jerry,认真的对待关于我的工作,问候你对地下音乐做出了实质性的贡献. ANUS.COM的纯粹灵魂们,问候他们对地下音乐做出的贡献.

同样的,对你的敌人,是否有一些对他们说的?
我有很多,某个盗版公司如果没有采取相关的行动他们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被摧毁,一旦那个时候到来我就会告知全世界的金属乐迷们行动开始了,我也会同几百个人一起讨伐这家公司,之后我会告知人们真相,当然得有可靠的证明文件.我想大家会和我一起处理掉这些盗版,这项行动当开始的时候会占用我大多数时间,我将会采用极端的手段,即使牺牲了我的生命.其他的我强烈憎恶的人也不会来读这篇采访,所以没必要谈论这些寄生虫.

好的,我们即将结束这次采访,我十分感谢你这次所花的时间和努力.最后的结语交给你吧.
我有一个画廊的网站,之后会上传许多图片,那里也可能会有一些很难得到的我之前发行的CD(网站已经挂了), 我建议那些人如果心灵没有真正的融于黑暗那么不要来买我的唱片,我的音乐只适合那些拥有纯粹心灵的人,其他的人并不会理解.





小记:
已经是10多年前的采访了,不知道ILDJARN是不是已经住山上去了? (ANUS也就是DMU之后有一篇12年的INTERVIEW)为了生存有一份养活自己的工作,赚够足够的钱然后追求自己的生活,这个我多年前就思考过的问题原来在北欧的隐士也有同样的情节,既现实又朴实的一个问题. 不过作为东方人我更倾向的是一种无为的态度,我不想向全世界开战,我不关心不作为.实际来看依靠个人并改变不了什么,纵使是一位黑暗音乐的乐迷也是永远孤独的,互联网对音乐作品的传播催生更多各种各样的FAKE而已,在这种充满资本和娱乐的社会里能保持自己内心的纯粹最重要了.(哈, 想的多了变成现实问题了).我同样比较认同ILDJARN这种对待唱片和乐迷的态度, ,对于不理解不欣赏我音乐的人根本没必要浪费钱来买我的唱片,那些买我唱片的FAKE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