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termination Dismemberment这个团怎么样?

新派残死听得少,特别是Slamming,除了Devourment几张专辑实在太猛,这些年反复循环以外,其他的印象不太深,印象就是无尽的增增增增增,总感觉能称为新歌的段落比较少,不过确实听得爽。
这个乐队来自白俄罗斯,不太会欣赏,就感觉鼓点做的特别实,大铁锤一样duangduangduang砸的你眼冒金星,配上充满颗粒感的吉他,听起来滋滋滋的像是在拿烙铁拷问肉体一般,偶尔来个尖利的泛音或者扭曲的旋律riff,特别提神。

这位看官您来的太晚了,戏早散了,现在上死域聊个大死亡都是奢侈。。。

TOP

回复 2# Reak
唉,知道啊,我以前也有号,密码忘了。
只不过现在没事干还是会水一把,恶心点儿说就是“情怀”

TOP

回复 2# Reak


    这话咋个讲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