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种族屠杀胜利封面的解释

封面作者:RON SPENCER,插画家,威世智最著名的签约画家之一。
作品来自 MTG 约格莫夫的意志,相关背景资料如下:(希望你能读下去)

约格莫夫的小资料
  出生地 多明尼亚,泰裏雷西亚大陆
  出生时间 -5300 AR至-4300 AR之间
  死亡时间 没有死亡(——# 没天理啊……)
  生命形态 索蓝人
  机械之父、无形者、暗黑之王、隐匿者、废墟之主。几乎在多明尼亚的每一种文明中,他都有著不同的名号。宾纳尼亚人相信他是一个残忍的怪物,他有能力使他注视的东西燃烧起来。玛凯迪亚人将其尊崇为一名仁慈的领主。新阿基夫学会把他的名号视同其他的秘密一般进行研究。鲁-诺兰人则将其视为他们过往历史上的阴影而惧怕他。他就是这样一个人物,甚至更加强大。在多明尼亚这个世界的故事中,没有人能够比他更加的可怕。所有的国家都忌讳他的真名。他们的恐惧是有理由的。因为他是约格莫夫。
  这位非瑞克西亚之神在出生之时仅仅只是生活于索蓝人,多明尼亚历史上最强大的种族统治下的一介凡人。在克撒转生为旅法师之前的2000-5000年这段时间裏,约格莫夫将他的一生倾注於用各种途径与可能来治愈人类的身体。约格莫夫相信人类是由极其复杂的各式器官构成,并且所有的疾病或生理缺陷都是由细菌和病毒构成,而不是因为恶灵所致。但是,如此的天才导致他不可抑制的产生了对於力量的渴望,以及相信自己能够独自征服一切的念头。不久,因为约格莫夫在医疗研究上的成果过於激进而导致了他被索蓝帝国给驱逐出境。并且帝国决定永远不撤回这项裁决。在这一天,他们便被约格莫夫所记恨。
  约格莫夫在大陆上四处漂泊,扩展著他的视野。他旅行到非常遥远的地区,进入到一个叫奥林‧迪普斯的矮人王国,并在这国家中散布一种以矮人为寄主的恶性瘟疫。逃出那个国家後,约格莫夫继续他的旅程并来到了亚格斯大陆的森林之中,在那裏他与妖精女祭司艾尔森德里尔‧雷德门德里尔以及她那训练有素的军队保持著距离。然而,约格莫夫还是在妖精之中散布了一种致命的病毒并要求对方用赎金来换取治疗。但是在得到赎金之後,约格莫夫却背信弃义的悄悄离开了亚格斯大陆。接下来,这个未来的神又在塔尔鲁安牛头人中释放出一种致命的瘟疫,让他们在这瘟疫的效果中病态的晕眩。当约格莫夫到达杰姆拉时,他在统治著那裏的猫战士之中散布了一种可怕的狂犬病。然後又在古拉图‧梅夏的人类中随兴所致的四处放毒。他的下一个受害者是统治著凡尔西诺的族长,那可怜的家伙同意到约格莫夫的房间中接受治疗,但却在之後被其肢解。
  这些残暴的行为都是没有意义的。他真正要报复的是所有索蓝帝国的人。这时,约格莫夫听到了关於另一个索蓝天才格拉西安的传言,那是将约格莫夫驱逐的人之一,格拉西安得了一种没有人能够治疗的疾病。据说,一个患病的人用一个受损的水晶石在格拉西安的实验室中攻击了他。约格莫夫明白只要他能找到这种怪病的原因并治好它,自己的放逐裁决就会得以收回。於是他笑著走向了索蓝人的首都——翠鸟城。
  到达翠鸟城时,约格莫夫将自己伪装成一名穿著破烂长袍的乞丐,好象他只是一个来到索蓝的外地人。但他将成为一名元老、一名统治者、一名神祗。在翠鸟城的大门之前,瑞贝卡等候著他。作为整个索蓝的总建筑师及患病发明家的妻子,瑞贝卡非常卑微的迎接著约格莫夫。几乎是立即的,约格莫夫爱上了这位美丽的建筑师。他从瑞贝卡口中得知了由她所建筑的这座城市的秘密。翠鸟城是一座欣欣向荣的大都市,而它本身则更加神奇。整个城市都是由一种被称为能量石的革命性新科技来作为能量来源。这些能量石一旦开启,就能够永远作用下去,虽然很昂贵,但它可以令日常生活更加的方便。约格莫夫早在格拉西安患病之前就知道了这些,他早已经发现了如何用这些能量石作用于索蓝人的生活。
  “你说你被我所吸引,那麼这个城市将会是你的。而我现在则被你所吸引。”
  两个人来到格拉西安的病床前,发现他并不会因为一个很久之前被流放的男人可以治好他而感到高兴。不过约格莫夫没有沮丧。他会不择手段的找到治疗方法。格拉西安这个人的生命对於他来说一点意义也没有。他将找到治疗的方法并利用它爬到权力的顶峰,让索蓝人在他的面前卑躬曲膝。
  约格莫夫瞭解了病源,它被他称为肺结核,一普遍猖獗於致命洞穴中的疾病。这些洞穴存在於翠鸟城之下,从前是索蓝人的地下监狱。这裏居住著过去犯人们的後代,他们之中的无罪者远多於有罪者。约格莫夫进入这个叛逆的洞穴,固定的观察某一个特定的物件。这些危险的激进分子用受损的能量石做成一把粗糙的小刀攻击了格拉西安。而那个犯人显然患上了一种病,和让那位索蓝天才备受折磨的病也许是同一种。在约格莫夫杀死了洞穴中的一名战士而获得这些人的敬畏之後,一个小男孩把他带到检疫洞穴,在那裏躺著患病的基克斯(这个名字在多明尼亚和非瑞克西亚的故事中将会相当的令人难忘)。
  “我是士兵还是医生——这对你来说并不重要。它仅仅关系到我的注意力会放到哪些人身上。你在担心我会不会计画杀了那个男人?在此之前你应该担心我会不会杀了你。”
  约格莫夫将基克斯从洞穴中带到格拉西安的医务室裏。他观察著他们被肺结核折磨时的情况,以及接近能量石时所受到的负面影响。这些观察结果尚需要一段时日,而这时,一座由瑞贝卡本人设计的巨大城堡——宏伟的索蓝神殿揭幕了。索蓝神殿是一个巨大的成功,但是它也减弱了索蓝人的谦逊。他们试图使自己成为神一般的存在,索蓝人不知道自己利用这种新能源来达成他们的目的会带来如何的严重後果。而历史告诉我们,没有任何事情能够比约格莫夫所做的更加可怕。
  几个月後,约格莫夫搞清了疾病的原因。肺结核是因为直接接触能量石所致。有时,隐藏于能量石中的危险辐射会降低人类的免疫系统,使患病的格拉西安、基克斯以及其他病人产生致命的病变。约格莫夫与瑞贝卡、格拉西安和基克斯分享了他的发现。瑞贝卡感到恐惧,格拉西安对此义愤填膺,基克斯暴怒不已,约格莫夫则只是在一旁大笑。约格莫夫指出因为致命洞穴位於翠鸟城之下,所以大多数能量石都在那裏面产生著辐射。这也是肺结核会在致命洞穴中蔓延的原因。几天後,狂怒的基克斯失踪了。
  现在,约格莫夫和瑞贝卡对翠鸟城的议会公布了他们的发现。并认为他们的行为非常不合适宜。议会的人感到愤怒,那个被蔑视的医者已经从流放中回到了他们美丽的城市,并制造无根据的谣言称他们的新能源会对人民产生有害的负作用。
  在格拉西安的建议下,一个表决团为了流放约格莫夫而被召集起来。约格莫夫对此保持著冷静。他请求组成一个由医者和学徒组成的小组来帮助他对肺结核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索蓝表决团答应了约格莫夫的请求,但是最终痛苦的发现他们需要这些医者的研究报告,於是约格莫夫的放逐裁决被收回了。
  几天後,约格莫夫的医疗队发明了一种的药品。虽然个药品不能完全治疗肺结核,但是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防止它继续蔓延。而他们的研究报告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拿出来。这时,一个叛乱正在酝酿之中。基克斯成为了致命洞穴的主人,所有人都发誓要令翠鸟城因为它的罪恶而付出代价。松懈的翠鸟城守卫给了他们成功的一丝希望。约格莫夫发现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他绑架了一个患有肺结核的叛乱者来察看新药品的效果。医者们被作业结果给吓著了。这个作业不仅会停止疾病的传播,甚至还可以使病情好转。那位患病的叛乱者虽然没有被完全治好,不过他情况却比前几年要好了很多。这个虚弱的病人感谢了约格莫夫。但这位未来的神却在药品生效之後立即杀了他。
  约格莫夫找了一个飞行座椅前往索蓝神殿,在那裏他找到了从在吉克斯与其忠诚的手下攻击中逃出来的瑞贝卡和其他人。约格莫夫用药品作为条件要求基克斯停止攻击。当基克斯注入药物并发现产生了有利效果时,他同意了约格莫夫的交易。
  经过此事,约格莫夫立即成为了当地的英雄人物。他发现了一种令索蓝人民从疾病中解救出来的药物,他成功的阻止了致命洞穴的叛乱,他的辛勤工作不仅解救了索蓝人民,也解救了致命洞穴中的人们。整个城市打心裏感激他的作为。他一个接一个的受到各种机关的宴请。
  药品在索蓝和致命洞穴的一般病人身上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但是格拉西安,几乎被病魔折磨到了死亡的边缘,甚至连药品也无法作用。疾病开始侵蚀他的精神,他渐渐对自己的妻子越来越不满。因此,瑞贝卡离开了自己的爱人而投向了约格莫夫的怀抱。过了几年後,约格莫夫没有(可能是他不愿意)找到根治疾病的方法。药品的效用开始降低。城裏的医者们也不再受到约格莫夫的控制。成千上万的索蓝市民被送入到检疫洞穴进行医治。仅有数百人被允许离开。
  在一次与瑞贝卡的晚餐上,约格莫夫遇到了患病的格拉西安。格拉西安的精神现在分裂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属於肺结核,一部分属於曾经的天才。他洩露了他开启新世界大门的计画,那个无穷大的世界裏充满了无数被启动的能量石。这件事听起来很荒唐,但听起来却像是真的。约格莫夫在格拉西安用同样的理由再次打断他进餐前沉思了一会儿,而格拉西安则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这样一来,瑞贝卡开始变得关心起自己丈夫的健康,而约格莫夫则开始关心起瑞贝卡。不管怎麼说,几个月後瑞贝卡就完全的被约格莫夫所征服。但,这个游戏也进行太快了。因为约格莫夫从来只关心他自己。
  从杰姆拉进行了一段旅行回来之後,约格莫夫建议翠鸟城议会将检疫洞穴中的濒死者从翠鸟城中释放出去。但因为不满意于约格莫夫的药物,他们离开洞穴後就尽可能的让更多的索蓝人患上肺结核。约格莫夫下令让翠鸟城的守卫组成分遣队进往阻止这些被放出去的病人。这个医生非常热衷於碾碎那些病入膏盲者的馀生。
  一天,一切都变了。约格莫夫开始寻找远离死亡和变成神灵的方法。在彻底调查了格拉西安的病体之後,约格莫夫发现这个天才曾经与术士有过一些接触。约格莫夫找到了那个曾和濒死的格拉西安会过话的女人,她隐藏著相当强大的力量。这个女人,迪菲德,被他大胆的确定为一名旅法师,一个可以和神一样支配魔法的人。约格莫夫故意怀疑她,令其不快。这位女神立刻将约格莫夫传送到了一个名为菲鲁裏亚的遥远世界来证明她的话是真的。这件事对约格莫夫来说相当有利,他借著这名女神又一次博得了全城市民的支持。很快,他认为自己将会支配所有的存在。
  不久之後,从致命洞穴中爆发了第二次叛乱。这一次,翠鸟城有了充足的准备。约格莫夫掌握了一股足以对抗外来攻击的军事力量。而医者们为守卫们装备上了能量石长予和铠甲,他们很快的就破坏了入侵活动。
  基克斯第二次的谋反又失败了,翠鸟城的公民将约格莫夫推崇到了民族英雄的高度。他几乎治好了肺结核病,他成功的击败了索蓝的敌人,他得到了基克斯永远的忠诚。而这时约格莫夫又得到一个新的成果。他发现这种疾病仅仅只是削弱人体的免疫系统。如果他能用更好的器官放入人体内,或乾脆完全用人造物来代替,就可以完全阻止这些疾病。他发誓要铲除所有的疾病,甚至包括最大的疾病:死亡。肃静的民众惊讶的观望著。约格莫夫将会使所有的索蓝人成为不朽,他将会让他们成为神。
  就在约格莫夫开展他那登神之路的计画时,过往的旧帐却前来骚扰他。一个由矮人、妖精、猫战士、凡尔西诺、牛头人以及野蛮人组成的联合军团接近了翠鸟城。他们指控约格莫夫在过去曾犯下的罪行,那甚至将会遗害多明尼亚上每个种族的後代达数千年之久。而矮人们则发誓约格莫夫将会把索蓝人带上毁灭之路。表决团决定再度放逐约格莫夫,可又一次的失败了。联合军团离开翠鸟城之後立刻向索蓝帝国宣战,而更坏的是,几个索蓝城市——罗沙诺、温格图以及西格诺改变了立场与帝国为敌。约格莫夫公了军事禁令。一场内战将在数天内爆发。
  几天後,格拉西安和瑞贝卡向迪菲德申诉,要求释放被禁锢的索蓝元老们。“为了他们的善良?”约格莫夫说道。瑞贝卡立刻转为指控约格莫夫没有信守把格拉西安医好的承诺。约格莫夫则认为他只是说他在治好格拉西安前会不休不眠而已。然後,他便发誓说他将为了娶到瑞贝卡而奋斗至死。随後,约格莫夫却又命令将格拉西安送往致命洞穴与其他的病人放置在一起。
  约格莫夫知道他想要统治这个帝国不能没有迪菲德的帮助。她可以让他见识到其他的世界,他能够在这其中找到一个未开发的空间,足够把整个索蓝安全的转换进去。这个世界将会完全的由约格莫夫本人来统治。迪菲德为了寻找这样一个世界而外出并成功归来。
  这个世界为了变成约格莫夫的帝国花费了九千年的岁月。它将成为所有世界中最为恶劣与恐怖的存在。不过现在,它仍然还是一个美丽的天堂。约格莫夫,瑞贝卡以及迪菲德观察著它的详和与美丽。这个世界是完全空洞的,由八个层面与连接著最外面的一层组合而成。这一个人造的空间是由一名龙族旅法师创造,这个空间不需要阳光和下雨也能够繁茂生长。它的第八层由纯粹的能量组成,可以为整个空间提供无穷的热量。它有著成千上万种巨大且由机械构成的温和人造生物。约格莫夫将首先使用这个世界来治疗肺结核,然後克服死亡,并最终统率这个世界将整个宇宙纳入手中。约格莫夫需要找到一种可以根治肺结核,这种不断折磨其人民的疾病的方法。他将在这个空间内活动,将它转变为一个新世界。他将这个世界命名为非瑞克西亚。多明尼亚将会在接下来的九千年之中因其而惊恐惧怕。
  约格莫夫全身心的投入到改造新世界之中。借著几乎不可能从中幸存的能量潮流,他完全进化为这个空间的至高神。利用格拉西安的设计方案,约格莫夫打开了非瑞克西亚与致命洞穴之间的传送门,并将成千上万惊恐万分的索蓝病人拉入非瑞克西亚。
  “约格莫夫利用他新建的传送门回到了多明尼亚来找到瑞贝卡,她请求约格莫夫为她病危的丈夫做点什麼。约格莫夫告诉瑞贝卡一种新的治疗方法正在设计之中。这种方法通过复杂的移植手术将未启动的能量石放入人体之内,从而使导致肺结核的危险辐射流入到能量石之中,将这样的能量石取出并隔离之後,人体就会完全康复。同时,他还发现索蓝人在非瑞克西亚第五层那闪烁的油池中浸泡之後会变得更高,更壮,更健康。格拉西安没有听进这些话,他指责约格莫夫正在企图控制索蓝帝国。
  约格莫夫对瑞贝卡说之所以拉格西安到现在还没有能够被治好,可能是因为一块能量石的碎片至今仍然残留在他的体内。约格莫夫拨出了那块碎片,然後在瑞贝卡的惊叫中将一个未启动的能量石放入到她丈夫的身体裏。
  在前线,战局的发展出乎了约格莫夫的预料之外。奥裏森城屈服於敌人而加入到对方的阵营。法恩诺城则被叛军的舰队从地图上彻底的抹杀掉。这是段令约格莫夫感到十分不快的时光。叛军的力量空前高涨,他们全数集结涌向翠鸟城准备进行最後一战。而约格莫夫的军队则将与他们在梅格海顿峡谷相遇。
  约格莫夫利用他的空中舰队轰击著对方的地面部队。从法恩诺城一战中被收缴的射线炮将这些飞船统统打了下来。约格莫夫愤怒的释放了他隐匿许久的陷阱与神器生物。但他的沙蟹兽被妖精们的魔法给击溃了。约格莫夫沈著的再将他的翠鸟城守卫队派遣出去,但却在叛军中受到了极大的伤亡。这些守卫在妖精的魔法面前简直是不堪一击。约格莫夫动用了他的最後王牌,两只巨大的机械巨兽。但它们却被格拉西安所设计的螳螂引擎轻松的击败。约格莫夫不得不从峡谷中撤退,并朝向索蓝的虚无法球而去。
  虚无法球控制著所有索蓝的神器防卫力量,将会成为约格莫夫对抗叛军的巨大优势。约格莫夫用他的非瑞克西亚军队攻击著法球,而指挥者正是基克斯。这些生物曾一度是人类,但现在已经变为了新种的生物。通过非瑞克西亚的烁油和约格莫夫的改造,这些可怜的人已经变成了只知杀戮的怪物。虚无法球瞬间便被攻下,而非瑞克西亚人为了渴求更多叛军的鲜血而冲向了梅格海顿峡谷。
  约格莫夫发动了虚无法球的引擎将其发射到空中,将索蓝叛军的每份资料输入其中进行再次改写。这使得叛军的神器生物立刻倒戈相向。然後约格莫夫释放出法球中纯粹的白色法术力资源,将它们引向叛军,屠杀著战场上的每个人。这使得从地面攻下翠鸟城成为不可能。这时,约格莫夫却发现法球仍然在不断上升,他只有派遣一个舰队去跟著它。最终这个法球进入到天空之中,成为多明尼亚的新月亮。
  约格莫夫带著两支索蓝舰队回到翠鸟城。他发现瑞贝卡陷入了一种狂乱的状态中,不过很快就被约格莫夫的镇定剂给安抚下来。随後他返回非瑞克西亚,再度与整个空间溶为一体。但是他的沉思却被旅法师迪菲德打断了,她要他立刻停止自己的行动。她说她已经将索蓝元老们安置到了远离约格莫夫禁令的地区。约格莫夫对於迪菲德的控制只做了些许的抵抗,但是他告诉迪菲德如果使他远离非瑞克西亚,所有非人类的人质都会被杀死。约格莫夫胁持他们,肢解他们,再将他们的身体重组为古怪的形态。迪菲德知道她无法解救这些可怜的人,於是便落入到约格莫夫的诡计之中。非瑞克西亚之神刺入了迪菲德的大脑,分散了她的能力使她变为一个凡人的身体。迪菲德的大脑不断的被用各种方式折磨著,而她却完全无力反抗他。
  在翠鸟城正在受到敌人舰队攻击的时候,约格莫夫回来了。他对敌人的攻击感到厌烦,於是利用他自己的舰船长剑号发动进攻。但是,一道来自翠鸟城的射线炮却击中了约格莫夫的飞船。约格莫夫是这场灾难中唯一的幸存者,并且立即被一名叛军给发现。约格莫夫攀爬在翠鸟山的峭壁上躲避著妖精军队的搜索。所幸,他的部队很快就到达。非瑞克西亚人中的高空作业工是专门在山岭中作战的部队,它们成群的攻来。约格莫夫正准备象个屠夫般的进行杀戮时,却被一个医者西诺德认出并被他带回了翠鸟城。
  在守卫们快速有效的检查了他的飞船的伤口後,约格莫夫遇到了指挥官基克斯,他杀死了那名涉嫌谋杀约格莫夫的翠鸟城守卫队长。约格莫夫命令基克斯把所有索蓝市民都送到非瑞克西亚并把他们转变为怪物。然後他来到致命洞穴,进入到自己的空间中。沿路上,他发现瑞贝卡安抚著她那昏迷的丈夫。约格莫夫对她注射了更多镇定剂,并把她带到了非瑞克西亚。
  约格莫夫为瑞贝卡展示了他那神奇的工作成果,包括迪菲德的苦难在内。他将她带到第九层,他的内部密室中,并完全的控制了她的精神,同时也让她知道了他的每件秘密。约格莫夫离开瑞贝卡後便开始进行他用这个空间支配索蓝帝国的最後步骤。
  约格莫夫率领他的医者军团攻击被叛军占领的翠鸟城机库。在打下机库後,他在一些个别的飞船上载入了能量石充电器。这些炸弹将完全摧毁所有叛逆的索蓝人城市。在这一天,他将完全毁灭索蓝帝国并将多明尼亚紧紧的抓入手中。他在翠鸟城的附近发射了炸弹,摧毁了许多瑞贝卡建筑的成果。乳白色的烟云在整个大陆上横行,并消灭挡在它前进路上的每一个生灵。而虚无法球将会把所有危及翠鸟城的能量全数吸光。胜利似乎只是时间问题了。
  约格莫夫的飞船在城市的上空巡游,看著叛军们的溃败。在重组了非瑞克西亚人和翠鸟城的力量之後,他加紧了翠鸟城的防御。约格莫夫命令他的飞船们前往叛军的城市并把它们一个接一个的全部消灭。不过,他的攻势并没有维持的太久。因为虚无法球上升得实在太高,以至於变得只能吸取少量烟云。翠鸟城将在数小时内被烟云包围并被摧毁。更坏的是,索蓝帝国将他们的基地飞了起来并逃到了空中。
  约格莫夫对著所有忠於他的人以及敌视他的叛军都发公了一条消息。他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一个世界。只要他们愿意臣服於他的统治,他就会解救他们、改造他们、完善他们。在非瑞克西亚的神奇灯光下与恐怖的死云中,没有人选择拒绝约格莫夫的要求。每个人都争先恐後的跑向非瑞克西亚,约格莫夫的世界瞬间增加了几百万的人口。
  只有一个人留了下来。瑞贝卡凝视著通向非瑞克西亚的传送门,手中抓著约格莫夫嵌入格拉西亚体内的能量石。约格莫夫恐惧的望著准备利用能量石的能量将他永远逐出多明尼亚的瑞贝卡,他大声的为自己辩护并重申著自己对她那不渝的爱意,但是却意毫不起作用。瑞贝卡缓缓的将手中的能量石放到了能量支架上。在一阵绝望的吼叫声中,约格莫夫被永远密封到了他的世界之中。他的王国变成了他的坟墓。
  狂怒的约格莫夫极度憎恨起瑞贝卡来,并发下毒誓:总有一天他会入侵多明尼亚,杀死它之上的所有生命,并它占为已有。然後再逐步控制整个宇宙。没有什麼能够阻止他。这一次,他被从自己的故乡放逐了出来,并在仇恨的力量中不断的成长。这使得约格莫夫几乎变得和神一样,比任何事物还要伟大。的确,他成为了最为强大的存在。他变得如同以前所说的那些旅法师一般,但他比他们更伟大。因为他是约格莫夫。
  约格莫夫在自己的世界裏花费了整整五千年的岁月,计画著报复瑞贝卡与她的世界。在这段时期内,约格莫夫的军队得到了彻底的完善,但是它们还不够强大。约格莫夫知道肉体如同机械一般,并且可以通过增加更多部件而变得完美。最终,所有约格莫夫的作品都变成了完美的机械。他创造了龙型引擎、女巫引擎、血之奴仆、斯克魔、撕肉魔、空腹狗群、血色护卫以及番怖裏德。每一种生物都诞生於他统治之下的孩童的梦魇之中。然後,他还挑选了一群被他称为恶魔的精英组成核心集团,负责将这些怪物从这个庞大的空间中输送出去。这些恶魔当中最为强大的是基克斯,他变得和旅法师一样强大。而被关押在非瑞克西亚的旅法师迪菲德,在约格莫夫被放逐後不久就遭到了杀害。约格莫夫还创造了潜藏秘探,他们被设计得和人类无异,在非瑞克西亚的大侵攻发动之前这些密探的作用就是对多明尼亚进行监视,因此没有一块大陆能够逃过约格莫夫的凝视。
  不过,一个问题开始产生困扰。非瑞克西亚是一个人造空间,是由一个死去很久的旅法师所创造。约格莫夫明白所有的人造空间都会有毁灭的一天,他心爱的非瑞克西亚也不能幸免。约格莫夫必须尽快的攻占多明尼亚,并将它改造为适合於他的新世界。
  但是,约格莫夫却不会为此所困。尽管历史上这件事存有很多疑点,但约格莫夫还是在某个时期开始建造另一个空间,一个完全由流岩构成的人造世界。这个世界被约格莫夫称为瑞斯,它将不断的成长直到完全膨涨到空间隔壁无法将其包住为止。因此,它将一直熔化周围的空间并使自己连接到最靠近它的世界。那个世界便是多明尼亚;它将会成为约格莫夫侵占其故乡的跳板。
  接下来那件事情发生了。而这一天让暗黑之王等候了太长时间。一道传送门被打开,两个人类进入了非瑞克西亚的第一层。约格莫夫命令其手下的奴才们前往他们的所在并暗中监视他们。这两个人类,一名是男性,一名是女性,他们万分惊奇的查看著约格莫夫创造的事物。然後,无形者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那名男性手中有一个能量石的半片,而那个能量石竟然和五千年前植入格拉西安体内的能量石有著同等的力量。约格莫夫立刻派遣了手下的一名恶魔前去杀死那两个人类并抢回能量石,但是那两人却成功的逃出了这空间,并关上了他们身後的传送门。
  大怒的约格莫夫决定制定计划来再次打开那个传送门。这时一件奇怪的事出现在非瑞克西亚的第一层。他属下的一些小型龙型引擎不见了。约格莫夫就此事沉思了一阵子,他发现自己有能力再度开启那扇大门。因为可以阻挡自己回到多明尼亚的那块能量石已经远离了能量基座。现在,没有什麼能够阻挡他的入侵了。不过闪现引擎仍然处於衰弱的状态,只能够将一名约格莫夫的手下传送出去。约格莫夫选择了基克斯作为新时代的开拓者。於是这名恶魔执政官离开了非瑞克西亚,传送门在他的身後关闭。
  在好几年的时间裏,约格莫夫都在等候著基克斯的归来。最後,在几乎又一个十年之後,基克斯伤痕累累的回到了非瑞克西亚。约格莫夫就象阅读书卷一般轻松的解读了他的精神。原来基克斯在其手下聚集了一群信仰机械的信徒。他利用这些信徒潜入到周围领域内的强大国家之中。他发现这块大陆已经被改名为泰尔雷西亚,并被阿尔基夫、约提亚、喀洛斯以及法拉吉这几个国家统治著。在六十年以前,一对兄弟将拉格西安的能量石从它的能量基座上移开。这块石头被分裂成了两块半片,各自继承了格拉西安的两种意识(病态与天才,即弱能石与强能石)。两兄弟的其中一人统治了阿尔基夫、约提亚和喀洛斯,另一人则统治了法拉吉。两兄弟互相征战直到所有的资源都被他们消耗怠尽。这两人进入到连接著亚格斯大陆的森林中,为了争夺那裏的资源与森林护卫者激战了三天。最後,一阵猛烈的魔法风暴摧毁了整个大陆,那两兄弟也包括在内。泰尔雷西亚变成了一座废墟。这将是发动侵攻的最好时机。
  约格莫夫允许基克斯把他的多明尼亚信徒带回非瑞克西亚进行改造。很快,约格莫夫便在极短的时间内聚集起一股由怪物组成的庞大侵略军。但是,变故再次发生,传送门被关上了。狂怒的约格莫夫把基克斯扔到了第五层,他将在那裏受到永无止境的折磨。随後约格莫夫设计了大量通向各个世界的传送门,却没有一个能够通向多明尼亚。这个世界已经完全的把他隔离开了。
  几乎又过了一千年,约格莫夫仍然没有办法进入多明尼亚。而一些令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当年那一对兄弟中的一人从亚格斯的大破坏中活了下来,并转生成为一名旅法师。更古怪的是,在这个狂人的脑袋裏竟同时嵌著格拉西安的两块能量石半片。这个旅法师潜入到非瑞克西亚,并愤恨的认为是它导致了他弟弟的死亡。这个男人,克撒,骑在一台巨大的龙型引擎上,为约格莫夫的国度带来巨大的破坏。对於约格莫夫来说,这是无法饶恕的事情。约格莫夫侵入了克撒的精神,并简单的击溃了它。复仇失败後,克撒带著一个早期的潜藏密探实验品,珊珈逃离了非瑞克西亚。
  约格莫夫的生活发生了改变。虽然他仍然是以回到多明尼亚为目的,但现在在他心裏又多了一个新目标——克撒必须得死。这个人的存在对於他来说是极大的阻碍。这时,约格莫夫知道一个人比他更加的瞭解克撒,於是暗黑之王便将基克斯从永恒的折磨中释放了出来。
  约格莫夫派出了不计其数的军队追杀克撒,他们纵横于全宇宙以找到他的所在,但每次都停止在他的身後,也没有办法胜过他的力量。最後,约格莫夫的奴才们怀著憎恨跟著克撒来到了一个完全由白色法术力构成的空间。约格莫夫为此而感到恶心不已,他将自己的邪恶思想散布到这个世界裏,不断的侵蚀著它。而这时克撒与珊珈在约格莫夫的奴才们的追杀下也逃到了这裏。约格莫夫发现自己不管怎麼也没办法消灭这个世界。因为它是由另一个旅法师,撒拉所创造的治愈与秩序之地。约格莫夫极度的憎恨它,并想把它的资源纳为非瑞克西亚所用。撒拉在意识到没人可以阻止约格莫夫的入侵後逃出了这个空间。在旅法师醒悟并离开後,约格莫夫便得以顺利的侵入撒拉圣域。
  最後,一个荣光的日子来临了。约格莫夫感觉到多明尼亚的大门再度为他打开。不知为何,十二世界的碎片已经被破坏,约格莫夫可以自由的将他的军队送入多明尼亚进行伟大的侵攻作战。约格莫夫将他的奴才们派遣到世界的每个角落。但是仍然没有能够找到所有麻烦的源头,旅法师克撒。最终,基克斯设法找到了约格莫夫的这位宿敌,却在激烈的冲突中送掉了自己的性命。为此,约格莫夫派出了专门对付旅法师的杀戮机械,非瑞克西亚绝灭兽,但也只是获得了有限的战果。克撒忙碌著集结手中的资源来准备保卫自己的世界,但他将失败,没有人能够阻止约格莫夫。他的奴才们轻松的毁灭了宾纳里亚人和凯尔顿人的故乡,这是在大侵攻展开前所获得的关键胜利。
  终於,约格莫夫瞭解了克撒的基本计画。瑞斯的大魔将瓦拉斯抓住了西塞,飞空船舰晴空号的船长,并以她为诱饵来引出更多约格莫夫的敌人。约格莫夫非常欣赏瓦拉斯的阴谋,他感到克撒将会在这场壮大的冒险中插上一手。参加这场冒险的人中,有瓦拉斯的义兄弟,宾纳里亚的战斗专家杰拉尔德‧卡帕轩,他是出於一种连他也不知道的目标而被创造出来的。杰拉尔德是以作为克撒获胜的终级手段而被设计、混血及诞生的。杰拉尔德和与令人惊异的晴空号一起,将成为毁灭废墟之主的存在。克撒的计画非常的卓越但也非常的悲哀。虽然他的眼光很长远,但约格莫夫手中的王牌却远超过了他的想像。
  瓦拉斯离开了瑞斯以追杀被他仇视的兄弟,而瑞斯则因此而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况。约格莫夫选择了寇维克斯,一个被克撒的基因改造计画所产生的乌尔柏格贵族成为瑞斯之王。寇维克斯是一个无情的暴君,但却很容易的被约格莫夫掌握於手中。这个乌尔柏格吸血鬼不断的乞求约格莫夫让他见到被自己所杀的天使撒琳妮娅,所以才让约格莫夫如此简单的控制著他。约格莫夫令寇维克斯获得了强大的力量,但这只不过是在塑造一个傀儡而已。
  “终於,这一天来临了。在4205这一年,9000年前被逐出多明尼亚的约格莫夫又回来了,他将他手下的军团倾泻於自己曾经的故乡中。在这一天,宾纳里亚被完全的毁灭,罗堰森林成为了屠宰场,凯尔特成为一团散沙,新阿尔基夫被消灭。旅法师泰菲力远离了扎菲尔前往世界的另一边,他在约格莫夫的面前如同一只惊恐失摸索的小动物般逃之夭夭。约格莫夫的军队主要集中于乌尔柏格与喀洛斯,他便是在这裏被逐出多明尼亚。而克撒的军队,则由杰拉尔德与他的晴空号率领,击溃了喀洛斯的所有敌军,永久性的摧毁了在数千年内联接著非瑞克西亚和多明尼亚的传送门。
  当克撒军为了胜利而欢庆之时,他们却发现自己突然被数以亿计的非瑞克西亚侵略军所包围。这全是依赖于约格莫夫的天才所致,他利用瑞斯把整个多明尼亚给覆盖了起来。天帷森林出现在凯尔特的废墟附近,而处於寇维克斯统治下的天罗城塞则降临到了乌尔柏格的土地上。残存的多明尼亚人快速的将剩下的哨兵与分遣队重组集结,但是只有克撒的精英战士们还能继续战斗,他们集中起所有的火力前往摧毁天罗城塞。这些军队由艾拉达力,一名天帷妖精所指挥,他在亚维玛雅的玛洛术士帮助下成功的控制了乌尔柏格的腐臭沼泽。胜利似乎指日可待,但却只有约格莫夫知道这一切都不过只是伪装而已。
  在最深处的第九层,约格莫夫现在被他的两个最大的敌人所崇拜著。在他的左手边是杰拉尔德,他同意屈服于约格莫夫以换取他死去爱人的复活。而在他右手边的则是克撒,他因为钦佩与敬畏约格莫夫,并想与其一样强大而对其效忠。这两名男子是多明尼亚上唯一能够抵抗约格莫夫力量的存在,但现在却不幸的崇拜著这位暗黑之王。不过只有一个人能够实现他的愿望。约格莫夫移除了克撒身为旅法师的力量与能力,并命令两个为了各自的欲望互相战斗,直到有一方死亡为止。两个人接连战斗了数天,完全由体内最原始的嗜血欲所支配,直到最终杰拉尔德击败了克撒,并砍下了这个创造了他的人的脑袋为止。约格莫夫允诺给予杰拉尔德超乎所有想像之外的力量,但这个年轻的男性只想让他的爱人复活。约格莫夫对这种感情开始感到厌烦。爱是一种弱点,而拥有爱情的生物在非瑞克西亚完全没有立足之地。不过,约格莫夫还是把完全复活後的哈娜送给了杰拉尔德。杰拉尔德看著这个伪物,最终明白他所爱的哈娜是永远不会被约格莫夫所控制的。於是他破坏了这个伪造的哈娜,立刻从第九层裏逃了出来。
  多明尼亚被拯救了。非瑞克西亚的攻势在克撒的干涉下被阻止,天罗城塞也被攻打下来,多明尼亚大侵攻以失败告终。每一个花费了约格莫夫极多精力的计画都流产了。但这关系不大。约格莫夫是这个宇宙中最终极的造物。每一个被他所创造的生物都知道只有能地痛苦与死亡才能证明他们的生命本质。所有的非瑞克西亚人在这个完美存在的指挥下将能够迎战来自多明尼亚的挑战。多明尼亚人会失败,而约格莫夫则不会。
  於是,经过了九千年以後,约格莫夫首度穿过非瑞克西亚来到了多明尼亚。
  一瞬间,成千上万的人死去了。所有接近天罗城塞的人都立刻的失去了生命,仅仅剩下嘲讽他们生前努力的一具具屍体。约格莫夫利用自己的力量散布了大片的黑云将整个多明尼亚笼罩起来。数亿计的死者通过乌尔柏格散布到多明尼亚的各个角落。约格莫夫伸展自己的触手将自己的出生地紧紧围绕起来,将它慢慢变成一座巨大的坟墓。这个行动一旦完成,他便可以把整个星球都改造成为非瑞克西亚。这时,只剩下四件物体挡在他的面前:渺小的飞空船舰晴空号,她的指挥官杰拉尔德,克撒那衰弱的头颅以及银魔像卡恩。这四个由克撒的计画所产生最伟大成果聚集到了一起,散发出强烈的光芒。为了消灭约格莫夫,他们宁愿牺牲自己,克撒也会对自己的失败负上责任。而那位在後来的岁月中易名为盖亚的瑞贝卡也出来帮忙。幻觉开始在约格莫夫那扭曲的心灵中产生,并使他在瑞贝卡所完全施放的复仇力量下被晴空号所摧毁。
  然後,他便死去了。全宇宙中最伟大的存在倒下了,不计其数的非瑞克西亚人为之悲痛不已。他们的空间开始出现混乱并几近崩坏,所有约格莫夫的孩子们眼看著他们的父亲离开了他们,而自己的生命也开始远离肉体。对於多明尼亚来说,生命将生生不息。而对於非瑞克西亚来说,它的生命已经停止了。约格莫夫走了,而非瑞克西亚在多明尼亚的另一边化为了碎片。他们的企图失败了,他们将无法再继续。因为约格莫夫已经死了……
  ……但真的是这样吗?多明尼亚的每件事物都是出人意料的,并且也没有人可以完全确定约格莫夫是否真的死去。一个世纪过後,多明尼亚经过艰苦的重建工作再度复兴了他们的王国,而在一个渺小的大陆欧塔利亚上,一个近似於神的存在——卡若娜正在进行一个仪式。作为一个被人崇拜的神,卡若娜试图接触到每一种法术力颜色的神祗,极度渴望的想与他们进行交谈。在寻找黑色法术力之神时,得到了来自非瑞克西亚祈祷者的回应,约格莫夫仍然活著。
  之後,卡若娜被三个强大的法师给逐出了多明尼亚。她被迫行走於各个空间,最终抵达了在百年之後仍然处於碎片状态的非瑞克西亚。约格莫夫在受到克撒那充满恨意的武器攻击下元气大伤,只有缓慢的去修复自己的伤口与力量,并热切的等待著再度踏足多明尼亚的那一天,而他的宿敌们已经全部死光,他最终将使他那荣耀无限的非瑞西斯之光洒向这个世界……甚至更加遥远!

骸骨主唱:
兄弟,这个真看不下去…… 我就是那天在甩到死跟你聊天那个哥们,在协和医学院的那个。我QQ:363483819 请加我~~!@吼吼

TOP

内容好长啊!

TOP

骸骨主唱:
兄弟,这个真看不下去…… 我就是那天在甩到死跟你聊天那个哥们,在协和医学院的那个。我QQ:3 ...
hivcarrier 发表于 2010-11-20 07:30


已加

TOP